Slide Background

「有好多好多早餐在這裡,在我們最熟悉的早餐店裡⋯⋯」很多人看到這篇文章標題,腦海裡大概就浮現盧廣仲的這首歌……

2016-10-15

早餐吃音樂

 

「有好多好多早餐在這裡,在我們最熟悉的早餐店裡⋯⋯」很多人看到這篇文章標題,腦海裡大概就浮現盧廣仲的這首歌。這樣的行為其實是可以原諒的(誤),畢竟提到與早餐有關的歌曲,從歌名便堂而皇之跟你說,這首歌就是要歌頌早餐的,大概也就只有這首了。

♩早安晨之美 - 盧廣仲.2007

「晨之美」據說是盧廣仲大學時期很常去的一家早餐店,將店名入歌名大概是早餐店阿姨用不知道多少免費早餐,換來的一種置入性行銷手法,因此該店至今似乎仍高據淡水早餐店告示牌(Billboard)前十的優秀表現……個屁!其實這是盧廣仲以生活題材隨性入歌的自然路線,輕快的節奏讓人連結早起後(或還沒睡)餓了一夜——「阿姨,我要一個豬肉蛋堡、一份熱狗,再一杯大冰(奶)!」「賀噢!帥勾裡面揍,等一下噢!」——的爽快感受,吃早餐從此被廣仲賦予了很 Rock 的意義,所以吃早餐都得舉著 Rock 手勢,價格雖然不會打折,但心情也從此不打折。

♩不吃早餐才是一件很嘻哈的事 - 熱狗 feat.蛋堡.2012

不過其實還是有一派人,拒絕接受早餐是一件很 Rock 的事情。熱狗和蛋堡這兩個名字根本就是早餐品項的饒舌歌手,在二〇一二年推出的《不吃早餐才是一件很嘻哈的事》,顯然就是針對《早安晨之美》而來。不但在編曲上採用嘻哈音樂慣用的「取樣」手法,重新編排使用《晨》的背景旋律,歌詞部分也處處針對原曲翻玩。比方說副歌:「 Rocker 不撐傘, Rapper 不上班,為了代表夜貓族,所以不吃早餐。我們不吃早餐,嘿啊嘿啊,嘿啊嘿啊;天亮了才說晚安,可以睡啦睡啦,睡啦!」這樣的針對性甚至曾引來廣仲粉絲的抨擊。雖然如此,這首歌在歌詞的設計上其實非常值得玩味,善用雙韻甚至多韻的手法,讓整首歌唸起來十分具層次。舉例來說,「早餐的英文叫做 Breakfast ,我不吃早餐,也不見得會餓死。」「不吃早餐才是一件很嘻哈的事,早餐店的老闆臉上有顆很機八的痣。」一次就壓了五個尾韻,技巧高超詞達意,雖然是一首惡搞的歌,但水準還是必須要有。

♩豆漿油條 - 林俊傑.2004

除了前兩首很直接地對吃早餐這件事表態,更多時候早餐是被作為某種情感的借代。比方說:「我知道,你和我,就像是豆漿油條;要一起,吃下去,味道才會是最好。」中式早餐代表的豆漿油條,就成為林俊傑拿來當作戀人登對的寓意。但我一直有個疑問,歌詞提到:「我傻傻對你笑,是你憂愁解藥;你說我就像油條,很簡單卻很美好。」究竟被說像油條,是簡單卻美好呢?還是油嘴滑舌不誠懇呢…...好吧,當兩人熱戀時,油條大概都可以當金條。

 
♩Winter Sweet - 蛋堡.2009

蛋堡的《Winter Sweet》呈現戀人在冬日裡的整天行程,從早上睜開眼的第一餐開始談起。「醒在一個冬天的早上,空氣冰冷,剛沖的可可好燙;得趕在鬧鐘起床之前,把吐司放進烤箱,奶油味道好香。喔當然,沒忘記幫你準備一份;看你睡得香甜,先讓你多睡一陣。」冬日兩人小空間中的溫暖,被他用一份奶油吐司、一杯熱可可詮釋得可圈可點,就好像自己也躲在那被體溫加熱,使窗上產生霧氣的氤氳房間之中。

♩早餐 - 趙詠華.1994

類似的手法也在更早期的華語歌中出現過,趙詠華的《早餐》很直接地以做早餐給愛人吃,隱喻與戀人的親密關係。「為心愛的人做一份早餐,讓他在咖啡香裡醒來,不准他說時間很趕,急著上班⋯⋯為心愛的人做一份早餐,讓他在奶油香裡醒來,不許他嫌炒蛋太老、麵包太焦。」當然,能在早晨時光共處一室,甚至為對方做早餐,一定是關係十分親密的人。張羅對方的口味,也成為一早醒來,充滿溫度的課題。

經過一夜的久餓共識,我們同意一份早餐,各自表述。不管是要很 Rock 、很嘻哈,覺得早餐很可口、還是很雞八,都必須尊重每個人對於吃早餐與否的自由。至於怎麼吃得很曖昧、很有韻味,就真的看個人詮釋功力了。總之,這頓早餐,我選擇用音樂結束這回合。

 


作者:何澤欣 插畫:薑母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