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lide Background

「Areyag」是早餐,「Aryaryagan」是吃早餐的地方,在蘭嶼aryaryagan大多是在地下屋的主屋前廊的平台上。

2016-11-01

蘭嶼的 Areyag 在家裡

lanyu1

 

Areyag是早餐的專屬詞句

「Areyag」是早餐,「Aryaryagan」是吃早餐的地方,在蘭嶼 aryaryagan 大多是在地下屋的主屋前廊的平台上。我生長在一九八〇年代後的蘭嶼,出生時 Akey 、 Akes (蘭嶼話阿公、阿嬤的稱呼)的傳統地下屋早已拆掉,改建成國民政府時期所蓋的國民住宅,所以 Areyag 是在家裡, Aryaryagan 變成了在村落裡的中式早餐店裡。

我住在蘭嶼的東清部落,就讀的是部落的唯一一間的小學,平時在家裡,媽媽早上都會把昨天晚餐留下來的白米飯,在第二天早上煮成一鍋稀飯,搭配花生麵筋、醬瓜、筍子罐頭和肉鬆放在餐桌上,每天的早餐大多也都是在家中吃完後才去上小學。

小學時部落只有一家中式早餐店,早餐店裡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三、四層的鐵蒸籠,裡面有一層一層的肉包、白饅頭、芋饅頭、黑糖饅頭及肉粽,再加一碗貢丸湯、蘿蔔排骨湯、豆漿或紅茶。當時,可以去早餐店吃早餐是一件很開心的事,因為並不是天天可以去,只有媽媽沒有煮早餐時,我們才有機會去早餐店吃早餐。部落裡唯一的早餐店叫「雅比亞早餐店」,「雅比亞」的命名也是取自蘭嶼話 YAPIYA ,蘭嶼話直譯是「很好」的意思,而這是我小學時期印象中唯一的早餐店。

 

用肉體學會的第一句台語

隨著年齡的增長,國小畢業後,離開了家鄉,離開了蘭嶼。父母為了要讓我接受更好的教育環境,迎合主流社會的教育,心中雖然不捨,但還是把我送到當時正在台中潭子打拼的大姑丈與大姑媽家。還記得在台中潭子求學的那段時期,就讀的是新設立才第三年的潭秀國中,位於雅潭路上,台中潭子加工區的正後門出口對面。

也是在這樣求學環境的改變,上學前沒有了媽媽煮的白粥稀飯配肉鬆,而是每天 50 元硬幣的早餐錢,讓我在上學的路上買早餐帶去學校吃。還記得每次走路上學時,快接近學校的馬路邊,總會推著一、兩台三輪小餐車,上面擺了一盒一盒的炒麵、炒米粉、煎餃、蘿蔔糕、熱狗條,和綜合的三明治及飯糰,旁邊還有杯裝的紅茶、豆漿、米漿,可以讓你搭配一起選購。我這才知道,原來台灣的早餐這麼多,有這麼多的選擇,每一份都是我在蘭嶼沒有吃到過的早餐,那時的我,還讓自己鬧了一個小笑話......

還記得在學校附近賣早餐的小餐車大多是稍有年紀的阿婆,去買的大多也都是在地附近的人家與學生,所以時常聽到的對話都是講台語,當時的我一句台語都聽不懂,其實也不太知道阿婆在說什麼,記得那時我在餐車上拿了一盒炒米粉,賣早餐的阿婆問了我一句:

「ㄞˋㄏ一ㄢㄅㄛ ̇?」

當時聽得一頭霧水,見我沒反應,又問了一次:「ㄞˋㄏ一ㄢㄅㄛ ̇?」

於是我自己解讀為:「是不是問我要不要加鹹一點」,於是我回答說「好」!下一步,我看到阿婆把我的炒米粉打開,

淋滿紅紅的辣椒醬......

我看到後傻眼,因為我當時根本就不敢吃辣,也不可能會加辣,於是,在這早餐車上,我學到了第一句台語:「ㄞˋㄏ一ㄢㄅㄛ ̇?」。

原來這是問我「要不要加辣?」,聽懂之後,也不敢再隨便回答了。

 

蘭嶼的 Areyag 在家裡

在蘭嶼有四所小學及唯一所的蘭嶼高級中學,也是一所完全中學,大多蘭嶼的孩子,讀完了國中或高中,要繼續升學就會選擇報考台灣本島的高中或大學,於是我們在國、高中時期大多離開家鄉、離開蘭嶼到外地去求學或工作,少了在家中吃早餐的機會,也變成了外食一族。

近一、二十年來,蘭嶼飲食文化也有了些許改變,也越來越多台灣的早餐飲食引進蘭嶼,島上也可以吃到蛋餅、漢堡、三明治、煎餃、鐵板麵、包子、饅頭、蔥油餅、蘿蔔糕、豆漿、米漿、紅茶、奶茶、咖啡等多樣選擇,這樣早餐飲食文化的改變,多少也是受到求學跟就業的環境的影響。

而蘭嶼有自己的早餐嗎?我問了問家中的長輩與家人:

「媽媽,妳們以前早餐都吃什麼呢?」
「就吃地瓜跟芋頭,還有魚啊!」
「就這樣?那還有什麼嗎?」
「就這樣啊!以前哪有那麼多東西可以吃。」

lanyu2

在蘭嶼的傳統文化裡,一整天只有吃「早餐」與「晚餐」,早上 Areyag 之後,上山前會把早上多的地瓜、芋頭、魚乾另外包起來,當成在田裡工作的點心來吃,下午田裡的工作結束後才會回來煮晚餐吃。而現在,媽媽現在依然維持去田裡工作的習慣,只是吃完早餐後,帶到山上的吃的點心有時成了饅頭、麵包等等。

所以說,蘭嶼最傳統的早餐文化哪裡吃的到呢?它不會在中、西式的早餐店裡,更不會在速食的便利商店裡。答案是:家裡。

 

早餐有三寶:飛魚、地瓜跟芋頭

隨著年紀增長,離開了校園、出了社會,近幾年我回到蘭嶼生活,從事自己最喜愛的文化紀錄的工作。於是,我慢慢看到與認知到,「文化即是在我們的日常生活裡」。回到部落生活之後,我的早餐一樣回到了小時候,平時的日子裡,早餐起床,媽媽跟以前一樣桌上已經煮了好一鍋白粥稀飯,幾樣醬瓜、筍子、花生麵筋和肉鬆讓我們自己搭配著吃;到了飛魚季期間(約農曆正月初一至端午節前後),我的早餐有了很大的改變⋯⋯

蘭嶼的飛魚季是我們捕捉飛魚及鬼頭刀等洄游性魚類的時節,此時家家戶戶門前幾乎都會架起曬魚架在家裡前庭,等待著出海捕捉的飛魚能掛滿整個魚架上,也因為有了飛魚文化,而建構起了蘭嶼的傳統歲時祭儀與造舟文化。

但飛魚跟我的早餐有什麼關係呢?
有,關係很重大!

lanyu3

 

飛魚季期間,每當爸爸跟叔叔出海捕飛魚回來,家中所有成員都要出動幫忙一起處理飛魚,由於每次爸爸跟叔叔捕魚回來都接近凌晨時分,大家都熬夜處理飛魚,此時媽媽就會問我們家中的小孩說:「你們早餐要不要吃新鮮的飛魚?要吃幾條?明天早上幫你們煮,早上起來就可以吃」。我常常會昏昏沉沉的說:「好,一條。」第二天醒來,往往已經接近中午時分,來到餐桌上,一條飛魚配上地瓜、芋頭,就是我的早餐。於是飛魚季的這段期間,我的早餐都是新鮮水煮飛魚配地瓜、芋頭,爸爸、媽媽每天的早餐也是「水煮的飛魚配上地瓜、芋頭」、第二天也是「水煮的飛魚配上地瓜、芋頭」、「水煮的飛魚配上地瓜、芋頭」,我想,這應該就是在蘭嶼才吃的到的特有的早餐吧!

 

lanyu5

 

飛魚身上有海的味道

新鮮的飛魚在水煮之前,會在魚身兩側用刀斜切,畫上兩刀與三刀(或四刀)的切痕。水煮時,必須加一些當日所去海邊取的海水下去一起煮,煮出來的飛魚才會有海的鮮味與鹹味,再搭配水煮地瓜與芋頭的甜味,飛魚搭上地瓜、芋頭,是鹹甜滋味的最佳組合。

lanyu4

 

為了部落!早餐新勢力

除了傳統的飛魚配地瓜、芋頭早餐外,島上也有一些年輕人回鄉之後所開的早餐店,大多是小而美、小而精巧且具當地特色的早餐店,光是早餐店的命名就看的出來店家的用心與巧思,也多了一份幽默感在裡頭。

紅頭部落的「阿力給早餐店」:「阿力給」是蘭嶼話「小」的意思,推出自己研發的「飛魚三角飯糰」,飯糰外型像御飯糰,但特別的是內餡,飛魚肉末加上了美乃滋與特調香料,而有了自己獨特的味道與賣點。

漁人部落的「施路岸早餐店」:每次要去機場搭飛機前,我都會去漁人部落吃一位阿姨用了她先生的名字命名開的

「施路岸早餐店」,喜歡喝阿姨當天現磨、現煮的無糖豆漿,搭配料炒麵或炒米粉,另外它的綜合湯(裡頭有貢丸、豬血、金針花、大腸、酸菜絲等)是一定要來上一碗的好滋味。

椰油部落的「椰油的早餐店」:每次去港口接貨載貨時,我就會跑去在港口附近的椰油部落,印象中它好像沒有特別的店名,但我們都會說去吃「椰油的早餐店」。位在蘭嶼鄉圖書館的斜對面,它的原味蛋餅堪稱一絕,是我最喜歡吃的。它的蛋餅皮是用麵粉或水去調成麵糊,下煎台後,麵糊成了鬆軟又有Q嫩的餅皮。再淋上店家自製的蘭嶼小辣椒醬油,那種又燙又辣的滋味,真的會念念不忘啊!

蘭嶼有世外的桃源、絕美的風景,但我覺得,蘭嶼最美之處,在它的生活文化裡。簡單的早餐不再只是溫飽而已,它還結合了蘭嶼文化的時曆週期:飛魚季期間,它有特有的飛魚早餐,觀光季到了,有結合當地特色食材所研發出來的早餐。當然,最重要的是,「家裡的早餐」永遠是最好吃,也是最幸福的地方。


作者: Sipnadan  攝影:Sipnadan  插畫:Zzifan_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