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lide Background

紅色上面有著細黃斜線,以白色楷體字寫著「美而美」,是每個台灣人共有的抬頭記憶。

2017-03-08

你先看一下MENU,點完餐自己找位子坐!

menu3

 

紅色上面有著細黃斜線,以白色楷體字寫著「美而美」,是每個台灣人共有的抬頭記憶。


 

漢堡蛋

早餐店的漢堡,真正是正港「台式漢堡」。台灣人總有辦法把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,經過一番改良,變成台灣味道,深深潛入我們的記憶;當我們在國外吃著漢堡時,時不時總會想起那個灑滿芝麻、鬆軟的漢堡包口感。

 

培根蛋土司

「老闆培根蛋吐司去邊,還要小冰奶。」「好!培根蛋去邊、小冰奶馬上來!」培根蛋吐司就是因為其麻雀雖小五臟俱全,成為了上班族一天不可或缺的開始,沒有吃到那個酸甜番茄醬配上透明美乃滋,以及酥軟酥軟的培根加蛋口感,一天彷彿沒有開始,上司說的話都只能當耳邊風了。

 

蛋餅

單手破蛋的起手式後,老闆娘快速地用烤肉夾在玉米罐裡拌了拌,倒上煎盤,「嘶⋯⋯」的一聲後蓋上Q軟的蛋餅皮,做法簡單但要煎到餅皮微酥、蛋與料又不能過熟,其實是需要工夫的。而不管是常見的鮪魚、玉米、火腿,到現在豬排、沙拉,什麼都能夾,什麼都不奇怪。蛋餅,台式歐姆雷特(Omelet),國宴料理真應該要算它一筆。

 

鐵板麵

無論是黃細圓麵或是白寬扁麵,無論遭受如何的罵名,鐵板麵總還是會在早餐想吃好一點的時候,立刻浮上心頭。稀稀的蘑菇醬料或是黑胡椒醬料是它在人們心中共通的記憶,從牛排鐵盤演變到早餐餐桌,再度證明了「早餐吃什麼」這件事,對於台灣人而言有多麼的隆重,正是「有吃有行氣,有燒香有保庇」的身體力行。

 

總匯三明治

起源於19世紀紐約州的總匯三明治,英文叫做Club Sandwich,是因為當時它是在賭場裡才有提供的小點心,中文取其什麼料都有,煎蛋、火腿、蔬菜、乾酪、醃肉和番茄。點它之前請特別注意,不要小看這一份分成四疊、每一疊都看來不大的直角三角形,它可是會讓你飽到直接跳過午餐,進入下午茶都還微撐的地步。

m3nu2

 

其實到現在,我們已經分不清永和豆漿到底在台灣人心中,到底是早餐?還是夜晚餓了的吃食所在?只知道不管是不是在永和,巷口那一家永和豆漿,都是令人安心的歸途燈塔。


 

燒餅油條

燒餅,是中國來的;油條,也是中國來的。但毫無疑問,「燒餅加油條,碰撞新滋味」是戰後才出現的台灣獨有口味,而燒餅油條的「香」、「酥」、「軟」、「脆」,則成就缺一不可的台灣味覺記憶。

 

饅頭夾蛋

以往當兵的早餐主食均為饅頭,因此阿兵哥們時常會以吃了幾頓饅頭來計算自己當兵的日數,稱為「數饅頭」。然而這個「呷粗飽的」,食材卻一點都不馬虎,要能做出鬆軟的饅頭靠的是老麵糰與老工夫,配上軟心邊緣脆的蛋,啊呣啊呣。

 

蘿蔔糕

台灣飲食作家林文月口中,從廣東來的年菜蘿蔔糕,也在台式風格的轉化下,進入早餐店的菜單裡。這菜好吃的秘訣就在於其簡單卻充滿底蘊的味道,蘿蔔與在來米的比例大約在三比一之間,刨絲灑鹽拌入米漿後炊熟,軟嫩配上醬油,台灣早餐不可或缺的盤中飧,老闆再來一盤吧。

 

煎餃

有人說,煎餃是蒙古人因為只能帶著少許廚具,於是把生水餃拿去煎而成;也有人說,煎餃是慈禧太后看到餃子不新鮮就會把它丟到皇宮圍牆後,城外乞丐拾來再煎而成;而在台灣,煎餃沒那麼多身世離奇,就只是因為它又香又脆、一口一個,於是多變化的台灣早餐當然少不了它。

 

水煎包

皮薄餡多滋味好,不是只有出現在嫂子賣餃子的餃子上,水煎包同樣身負這重任。相較於中國,台灣的獨門秘方便是加入了高麗菜,使得口感與味覺更提升了一個層次。看著師傅拿著四方鏟鏟起圓煎盤中的水煎包放入紙袋,遞給你時的臉上都是蒸氣蒸出的汗水。而熱騰騰水煎包拿在手上,真讓人覺得,原來,幸福那麼簡單。